云卷云舒

张新杰人物分析+叶张假想

确实分析的很好呢~

不夜橙:

七夕到了,苏一苏叶张简直不能太星湖~


貌似分析实则YY,随便看个乐呵就好。




【一个自成世界的人】




      张新杰这个人物,不是某某角色对话里带出来的,他一开始就以叙述的方式登场,盖章定论:一个很严肃,很谨慎,很一丝不苟的人。


      他初次正面出场的描写也进一步强化了这个印象,甚至让人觉得,这更像是一个被刻意塑造的二次元人物,而不是活生生的人。一群队员吃饭,他独坐一桌,自己守着自己的生活习惯,不去迁就他人,不管那是前辈还是友人。泾渭分明,且处之泰然。


      这其实是一种非常不合群的处事方式,不难想象,当他还是一个新人时,为此遭遇过多少怪异的目光和暗地里的议论。


      然而他又并非不通人情或不会处世,这一点在后面分析。




      有些角色的大神气场给人感觉不明显,比如黄少天,张新杰却是一个气场较强的人,可能不像王杰希予人的高冷感,但他最初展现的气质也偏冷硬。这里摘抄一些细节:


      【看到蒋游坐到了对面,张新杰抬眼望来,点了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】


      【“副队,我有事想和你说一下。”蒋游说道。……“吃完说。”张新杰说。】


      【餐厅里的人吃罢饭已经走了七七八八,但副队长张新杰却还是不紧不慢吃着他自己的。……蒋游以为吃完了,正准备要开口,却看到张新杰这才端过他那盛到五分之四满的汤,一勺一勺,没有声音静静地喝着。


      直至他放下汤碗,拿过餐巾纸擦了擦嘴,蒋游依然没敢说话。】


      【这一等真是等了好久,转眼就过去了一小时。蒋游看到原本负责监视峡谷口的玩家都换班了,但张新杰的夜未央却是一动都没有动过。而他的真人,也是笔直地坐在电脑前,没有动,也没有说过话。


     蒋游有些坐立不安。却又不知该说什么。讲点好笑的?但看张新杰一脸的面无表情,蒋游想想还是算了。】


      看到这里,是不是开始同情霸图的汉子们了?(喂)队长副队长一个霸气一个冷肃,犯个错分分钟挨熊到死的节奏(……)。而下面的大多数人,对副队则是崇拜与敬畏。


      往后张新杰控制的夜未央与君莫笑第一次接触,指挥伏击,约战,战后总结,挨个指出操作失误。张新杰娴熟自然地掌控着局面,摆正自己的位置,不扯闲话也没缓和气氛,没给谁留面子,但把握了做事的分寸,没有直接拍板拿主意而是将君莫笑的条件转给蒋游。


      完全的公事公办,讲规矩,但略不近人情。


      他认为这些属于公会会长的工作范畴,所以不越线,而不是怕蒋游脸面难看。就像那一声不吭干等的一个小时里,他根本不管其他人是否会不自在。


      从后文描写就可以知道,其实张新杰并非寡言,也不是干正事时一句话不说的性格,更不会看人下菜碟,认为地位不如他的人没必要搭话——好吧让我吐个槽:张副队你对不熟的人真的好冷TAT




      他和叶修的约战也干脆利落,甚至带着霸气:不扯道理不废话,干一架,愿赌服输。说好九点就是九点,过期不候。我自顾自按我的步调走,你跟不上,那是你的事。


      相当固执和自我。


      他一个人自成一个小世界,没打算融入,更没打算把别人拉进去。


      这个时候张新杰给人的整体印象已经形成了:严肃,不留情面,头脑敏锐,一丝不苟又有种微寒的距离感。




      后来的发展不用多说,霸图五人队惨败于叶、苏、黄三大神联手。


      一场伏击,一场约战,张新杰展现出了他对战场的全方位把控,以及对细节的变态重视。谁慢了半拍,早了半秒,一清二楚,在具体战术上也并不死板,故意让出攻击时机以首先集火拿下君莫笑,利用站位距离诱引包子攻击,大胆而灵活。


      失败后,干脆认输,直接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,当着蒋游或当着韩文清都一样。失误就是失误,不讳言也不矫饰,丝毫不顾忌面子问题,就像指出别人失误时也不顾忌别人的面子。


      他怎么对待别人,就怎么对待自己。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事实上,张新杰是全书中少有的完全不受叶修垃圾话影响,也几乎从没被他带乱步调的人。撩拨也好,施加心理压力也罢,人家毫不在乎,散人再诱人,到点了就去睡觉。


      全明星赛上,叶修自顾自安排了谁谁个人赛出场,谁谁擂台赛,连王杰希都半开玩笑地凑热闹,张新杰一句“我们来商量一下出场阵容吧!”就彻底打回原点,后面一句“这里是霸图”更强势地表明自己的立场。


      他把贡献一场精彩的比赛当作选手为俱乐部应尽的责任,于是无论心里怎么想,就不打折扣地去执行,不会妥协。当然在基调不变的前提下,他也很能听取别人的意见。


      纵观全书,张新杰是最自我(非自私)的角色之一,他最不喜欢与最不适应的,也始终是意外,会打破计划和条理分明框架的意外。想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,叶修的思路就是制造突兀,让他无法从容。


      从新人到副队长,到第一牧师,他该是什么风格就是什么风格,从未改变。与队长不协调,与全队格格不入,都不能成为调整改变的理由。


      相信这些问题他自己早就发现,但宁愿等待别人来适应他,也不会去主动适应别人。




      说几乎,是因为叶修针对他任何一种可能性都不放过的严谨性情,还是能给他挖坑的,但也只能是消耗,很难说是打乱。


      输了最重要的比赛,也能把情绪收敛得严丝合缝,控制着自己做最该做的事。喻文州面对蓝雨败退后的质疑,尚针锋相对,一扫温和的作风让众记者颜面无存,但张新杰却是“冷应对”——我回答你们的问题,但别想让我顺着你们走,情绪是我私人的事。


      这个人对自身的掌控力,强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。好像永远都不会失去冷静,也从不会动摇自我。




【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】




      如果说第一节偏冷色调,呈现的是张新杰精神世界的基石,那么第二节就是他性格里诚于中而形于外的部分:沉稳坚定,因实力而生的绝对自信,热血,忠诚,霸气,这些属于霸图的特质他一分都不少。


      原文里有这么一句:于锋的新秀赛季是完美的,初入联赛就能取得如此成绩的,他之外,就只有张新杰了。


      出道的赛季,战队夺冠,自己是最佳新人。


      往细里说,张新杰这个最佳新人,含金量比于锋只高不低,因为他的对手是黄金一代。于锋在新秀年出场机会有限,张新杰却以主力的身份帮助霸图夺冠,还顺便一雪前耻。(原文:初入联盟就以主力身份拿下总冠军的张新杰。)


      于锋出道是完美的话,张新杰就是完美中的完美。




      正如原文所说,可能是因为稳重谨慎,所以常常给人一种张新杰玩的是效率不是手速的错觉,但他的手速其实从加入联盟起就没有跌出过前十。


      排名前十的手速,滴水不漏的发挥,优秀的大局观和战术意识。


      可以想见从训练营时代,这就是一个天之骄子,是在光环与赞美中成长起来的。




      自信来源于实力,叶修过于妖孽不说,肖时钦因为队伍整体实力弱而谨小慎微,喻文州因为手速问题多少受到限制,这些顾忌,统统没有出现在张新杰身上。


      不是说别人不自信,但张新杰身上那种平静又异常强烈的自信,是全书中也少见的。


      一开始围堵君莫笑时大大方方通知“你逃不掉了”,直说我们就是在埋伏,有六个人,你来吗?


      如果说那是不清楚对面身份实力下的自信,到了半决赛,依然有话直说,坦然透露战术意图:选位。不怕你知道,知道也没用。


      全明星擂台赛牧师守擂,明明是极严谨的性格,却直接预测断言了自己的胜利。


      半决赛遇兴欣,唐柔落单时全队都还在犹豫,那么稳重谨慎的人,直接砸下一句:冲上去,看清楚,我来治疗。


      抢BOSS与网游乱斗里,这种强烈的自信也时而闪光,一如霸图在其指挥下强烈的压迫感。不紧不慢,从容,强大,耀眼。


      ——来吧!亮出你们的底牌吧!


      紧张激烈的比赛中,张新杰却在全神贯注地期待。不是等待,而是期待。




      很多细节单看并不显眼,换在别人身上,可能就是叫嚣和放狠话,但放在张新杰身上,不由得让人有种感觉,外漏的霸气豪迈快闪瞎人眼了(喂)


      果然每个奶妈都有一颗DPS的心(不)


    总决赛上一句“见证历史!”,展现的是平静的狂热。新时代的建立,要靠自己的双眼来看。




      张新杰对霸图的忠诚执着,与韩文清的十年一日,王杰希对微草的守护与牺牲,叶修对嘉世的复杂眷恋相比,乍一看偏向平淡,从蛛丝马迹上看,那又像他固执地守着自己的习惯自己的世界一样,是镌刻进骨子里的。


      强行让自己适应根本不适合的战术,呼啸的高价打动不了他,这些先不提,张新杰在种种场合里,其实特别有自己是“霸图人”的意识。


      全明星赛,这个大家都当成一场娱乐作秀的场合,连韩文清都没在比赛中刻意做什么,张新杰却记得这是霸图主办的活动,要给自家撑场子,让比赛场面精彩好看。


      俱乐部对夏季备战重视,他这个副队长就任劳任怨出马,在网游里和叶修对抗,一天不落。55级的野图BOSS也亲自上阵,努力程度被外人评价为“拼命”。


      网游中撞上,不到十秒钟他就认出了叶修与苏沐橙的最佳组合,因为“对于嘉世这对组合的印象,谁还会比张新杰更深?哪怕是韩文清都不能”,“只有张新杰,进入职业联盟开始,这对黄金搭挡,就是他力争要打败的对象。输给他们,那对霸图来说简直比输了十场还要惨”。


      是不是特别有同仇敌忾的感觉?如原文所言,“他迅速接受着霸图战队的文化:勇往直前,以及,打倒嘉世,打倒叶秋。”


      张新杰这么个沉稳冷静守礼的性格,遇上叶秋,不少时候是抱有一定“对抗意识”的,说话也会小小顶着来,带点若有若无的刺。


      这一点想深了,相当有趣。




【战术大师中最不接地气的人?】




      以前在“全职国家队角色小印象”里写过,除开主角叶修,肖时钦似乎是战术大师中最接地气的一个人,泪流满面、双腿一哆嗦、摔手机、当众飙泪这些放在喻文州张新杰身上略违和的举动,放在他身上就很自然。


      而从表面看,“最不接地气”的估计要推张新杰。一个无论何时都一脸严肃的人,或许能受人尊敬,却敬而远之。




      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恪守食不言寝不语,反正现实生活中一个都没见过。汤盛到正好五分之四,吃个饭顺序动作都不带变,十一点雷打不动睡觉,这些习惯在体现出极度严苛的自律的同时,也将这个角色推得离正常人略远,赋予大众一个基本的印象:


      机械、刻板、缺少鲜活气。


      这个基本印象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张新杰性格的“弧度”与丰富层次。




      这样的角色,本来就容易脸谱化和符号化,诸多同人里强迫症、对称主义者或机器人的张副队,未尝不是一种粗暴又聪明的提炼人物法——不用全方位多角度揣摩,只取最鲜明的一个侧影,在原著基础上进一步脸谱化。反正辨识度够高,最多傻白甜,崩不了。


      一旦被归类为面瘫型角色的一种,其实反而“好写”了,转折处透露一点情绪波动,剩下的全程扑克脸就行。




      不过,张新杰真的无论何时都一脸严肃?


      让我们来看一看原文吧。




      【此时的张新杰却是微微一笑。】


      (第二百三十九章 首要目标)




    【他们哪知道,此时比赛台上的双方指挥喻文州和张新杰却都在泛着苦笑。】


    【观众一头雾水,张新杰此时却是一头汗水。】


      【张新杰心下自然是一惊。他立刻明白,喻文州的战略眼光毕竟还是比他高了一筹。】


      (第三百八十八章 知己知彼)




      【“不好!!”严谨自律的张新杰,可是很少会把这种情绪直接脱口而出的,此时却是直接叫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“击杀那个骑士!!”张新杰着急地喊道,此时他深恨自己只是一个牧师,为什么不是一个攻击力十分强横的职业,那样的话他一定可以第一时间就冲上去狠狠把这骑士打扁。】


      (第七百三十六章 人体炸弹)




    【“这边危险!!”右路已经先期来报,张新杰微微一笑,挥手消息发出:“机动部队支援右路。”】


      (第七百四十一章 两路来袭)




    【张新杰有点恍惚了。


    “怎么会这样?”张新杰指示之余,心下却是惊诧非常。


    “机械师……不会吧?”张新杰突然觉得有一点头晕。】


      (第七百四十二章 左路,右路)




    【想明白对方的打算后,张新杰却也是一笑置之,依然该休息休息,该下线下线。】


       (第七百四十九章 包罗万象)




      【“呵呵。”张新杰笑而不语。打了这么多天林敬言的流氓还猥琐隐藏着呢,张新杰又怎么会自己把林敬言用的角色说出去。】


     (第七百五十五章 了不起的新人)




    【张新杰笑了笑。韩文清说两场,那等同是宣布了下一场是霸图胜利,这当然也是张新杰也期望的,但显然他不会在未确实的情况下发出这样的言论。】


      (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 随便就可以做到)




      【张新杰怎么会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,笑了笑,不理会。身后的张佳乐凑上脑袋,反击叶修:“不如你来说说对轮回的看法。”】


      (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 时代的交替)




      【张新杰当然知道这话什么意思,也只是笑了笑,然后恭喜了一下兴欣夺冠。】


      (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 我可是职业选手)




      是不是觉得,他其实不那么吝于一笑?


      礼节性的也好,放轻松时的笑容也好,这个人面对他人,并不是一味扑克脸到底,处事中并非没有圆融与柔性的元素。他可能会较真,会在小事上认真反驳,会令人无奈无语,但说他是冰山面瘫类型,真不至于。




【论叶张的萌点】




      这部分属于YY,有分析也是YY,无中生有腐者见腐,完全不萌这一对的可以右上角了。




      叶张原文互动在主要配角中真心排不上,叶黄叶乐等诸多西皮吊打叶张无压力。要YY得起来,首先得再强化一下对张副队的印象。


      即使不是不会笑,这也是个很严肃、很正经、很不会说笑聊天的人。


      除了叶修,其余战术大师包括王杰希都是通篇连句脏话都没说过,他们的说话方式,相对较为书面、文雅,平素的态度也以正经为主,与黄少天、张佳乐、方锐这样和叶修没大没小对喷垃圾话的不一样。


      王杰希还有和叶修呛声,露出狐狸尾巴一面的时候,喻文州也常开个玩笑捧个哏,肖时钦更加生活化,而张新杰从头到尾规矩到底。


      至少从表面看是这样。


      因此叶张的互动,不能拿叶黄这样的来套,拿一般交情的来套都不合适。黄少天和叶修说个笑话是日常,张新杰和叶修说个笑话就是彗星撞地球了。




      原著里,他几乎从没有一句废话、闲话,哪怕鼓励和祝福都带着公式化的味道。肯定安文逸,认可白庶,这些都在礼节性的背后透出了一分真心,但和交情无关,是传统的对后辈的关怀提点。


      这份无关交情的纯粹关怀,在叶修身上也时有体现。




      张新杰少数几处涉及私交的地方,一个是全明星赛后和楚云秀聊天,一个是和韩文清的拥抱,一个是和肖时钦的电话。其他的零星也有体现,如和李轩。


      梳理一下这几处,与楚云秀的对话就是“酸辣粉为什么太酸了”的回答,不管十分之七勺有多么令人崩溃,对张副队而言,这就是一场正常的、无任何情绪化的对话。


      与韩文清的拥抱是在众目睽睽下,连步伐都是计算好的,走程序,渲染气氛,没什么说的。


      与肖时钦的电话,正事说完胡乱闲聊了几句,说明张副队不是不会聊天。


      继续挖,把张新杰所有的对话和表情都挖出来,是不是有种挫败感?多少狗血情景,像看到韩文清在和自己较劲啦,霸图输掉比赛啦,本来稍微渲染一下就能湿哒哒的气氛,硬是被张副队的冷静严肃弄得干巴巴。




      他关心过队友吗?当然是有的,对话里一句都没体现。


      他情绪泄露过吗?当然是有的,那都是比赛和抢BOSS中的自然反应,跟人没关系。


      他开过玩笑吗?当然是有的——咦?




      强调过张副是个多么严肃正经的人后,话题绕回来,继续说叶张的关系。


      他们熟不熟?答案是熟的。


      叶修对张新杰的态度什么样?答,看不出和别人有毛区别,撩拨,放垃圾话,讨论正经事,可能开的玩笑要少一些。


      张新杰对叶修的态度呢?


      轻松。随意。微妙。




      怎么样,是不是有点兴趣了?


      这份态度出现在别人身上不奇怪,出现在张副队身上,多少有那么点不一般。(一切皆YY)


      先看最开头的,张副队平常的态度是什么样?




  【“站位不错呀!”忽地,张新杰这边又是收到一条君莫笑发来的消息。


  “见笑了。看完的话,抓紧时间吧!”张新杰回道。】


      (第二百三十二章 精准的站位)


    【面对这样的赛事,选手们大多比较轻松,很少有张新杰那样一本正经的,和记者开开玩笑,挖苦一下相熟的选手什么的,半个小时倒也过得很快。】


      (第三百三十五章 全明星二十四)




      客气,准确,无任何情绪化。这是张新杰平常的说话方式。


      换言之,他的话里几乎不会泄露本身的情绪,也几乎没有废话。


      那么他的第一次废话出现在何时?




  【张新杰的望山云雾没有死,但他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损伤太大,他们已经无力面对四公会的竞争。


  大招结束满目创痕的大地上,张新杰一眼望到那边的悟道君,站在那里真是十分扎眼。似乎是看到了张新杰的角色视角朝向这边,悟道君的手臂一抬,好像是朝他这里挥了挥手,显然是玩家用操作让角色摆出来的没有实战意义的无聊动作。


  “谢了,张副队,回去代我问老韩好哦!”叶修的声音传来。


   一切都已成定局的情况下,张新杰的心情已经迅速整理起来,居然还朝那边回了一句:“不客气。”】


      (第七百三十六章 人体炸弹)




      对付无意义的挑衅,笑笑不理不才符合张新杰的行事?


      这个不客气真是回得……有那么点不落下风你龇牙我也朝你咧嘴的味道。


      再看另一段。




  【结果就听到叶修喊道:“慌什么?张新杰?叫他出来。”


  霸气雄图这边先是报以嘘声,整个荣耀圈就数霸气雄图方面的人最不把叶秋当人看待,这是他们最讨厌的家伙。


  不过张新杰倒也很快收到了消息,望山云雾不大会从人堆里走了出来。


  “老林呢?”叶修问道。


  “呵呵。”张新杰笑而不语。打了这么多天林敬言的流氓还猥琐隐藏着呢,张新杰又怎么会自己把林敬言用的角色说出去。】


     (第七百五十五章 了不起的新人)




      张新杰全书也就呵呵了这么一回吧。


      呵呵跟他搭配起来甚至都有点违和感了。


      怎么看,这个时候的张副队都不是一脸严肃正经,难得一见的轻松与放松。




      【“恭喜啊,又抢到了一个BOSS。”张新杰看到叶修的神说要有光也凑上来看热闹了,招呼了一声,就好像一场比赛结束后,礼貌地祝贺对手胜利一样。


    “其实只算五分之一个。”叶修说。


    “总比没有的好。”张新杰说。


    “嗯,看那两个吧!”叶修说。】


      (第七百五十六章 激斗的年轻人)




      这是BOSS抢完两个人站一块开始围观卢瀚文和刘小别激斗了,乍看很平常的对话。


      先不说对手抢到BOSS跟打完一场正经比赛的性质有多少不同,有没有必要像赛后握手道贺那样也礼节性地来上一句,这两句话,用张新杰的标准看基本是地地道道的废话。


      后面也有一段给人感觉毫无意义纯注水的互动,与这个类似。




   【刚说完,备战室的门就被人当当当地敲响了,敲得那么有节奏,听起来很有些阴森恐怖。


  “谁!”陈果立即全神戒备上了。


  “张新杰。”门外的人回答道。


  “呃……”陈果没想到居然是大神,连忙把门开了。


  “听到你们来了,过来打声招呼。”张新杰朝屋里众人打着招呼,陈果连忙把他让了进来。


  “霸图个人赛先上谁呀?”叶修问道。


  一个十分容易诱发冷场的提问。但张新杰却还是回答了:“比赛开始你就知道了。”


  “擂台赛你上吗?”叶修又问。


  “不上……”张新杰说。


  “会聊天吗?”陈果终于按捺不住了。


  “有什么可聊的啊?”叶修反问。


  陈果正要说话,结果这边张新杰居然赞同了叶修的看法:“嗯,我也就是过来打个招呼,大家加油,我先告辞了。”说完人就走了。


  “什么啊?”陈果茫然中,“啥事没有,真就纯粹的打个招呼?可以理解为是在刷存在感吗?”】


     (第一千三百七十章 霸图主场)




      看的时候没感觉,倒过来细想,总觉得这一段各种微妙。兴欣除了叶修,没人和张新杰熟啊。


      又不是赛前握手这样必须遵守的礼节,也不是打探情报,过来就为了说两句没营养的话?要说刷存在感,张新杰也不是这么无聊的人。


      这种纯无聊的举动,放在别人身上不稀奇,放在张新杰身上……好吧其实也没什么,微妙自在人心。




      (卢刘单挑结束,没法力的刘憋屈地死在被一个偷摸放的希望祷言恢复法力的卢剑下)


     【围观的几位大高手一点都没有劝架的觉悟,飞快地就从混乱现场抽身而退了。


  “要不是你今天用的不是牧师,真要怀疑那希望祷言是你放的。”张新杰说。


  “这样胡乱猜忌可不符合你一贯严谨的作风。”叶修说。


  “严谨点想的话,是不是你支使哪个牧师放的啊?”张新杰问。


  “我看是你放的吧!”叶修说。


  “我没有。”张新杰居然一本正经地回答。】


     (第七百五十七章 王牌替补第七人)




      这几句话有意义吗?角色站一起,谁放谁没放还看不清楚?


      几句来往的语气,根本是损友互相吐槽讽刺,然而这是叶修和张新杰。


      有没有感觉张副其实是在一本正经地……说笑?




      通篇来看,除了跟叶修,张新杰没跟任何人废话过。


      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过,虽然不是每一次,但一些时候,张新杰会对叶修的挑衅和垃圾话做出“回击”,像前面说的,带点若有若无的刺,而不是无视和无所谓。那种微微透着不甘示弱的情绪反应,还真就叶修能惹起来。而一牵涉到叶修,不管事大事小,他的神经敏锐度好像就会瞬间提高,叶修跟宋奇英说几句话,张副也要追问他跟你说了什么。


      其中估计也有怕叶修的话影响到他比赛状态的因素,但一想张副和张佳乐等人一样,对叶修的几句话都如临大敌,莫名的挺想笑。


      别忘了那是张新杰,那么严肃正经的张新杰,不是爱八卦的李迅。


      这些放在别人身上都完全不叫事,放在张新杰身上……还是那句,微妙自在人心。




      要说是死敌吧,偏偏霸图的几个人跟叶修私下还特熟,群里吆喝一声帮忙杀个人,那边问都不问就答应了。


      张新杰规规矩矩喊韩文清韩队,却直接叫同是前辈的叶修“那家伙”。


      叶修退役了又出现,这位大神推了推眼镜:“不是说好的退役吗?”这话,怎么听怎么透着一股调侃揶揄的味道?


      说不上闷骚,在一本正经一潭静水下,其实不乏一些带着趣致兴味的波澜起伏,就像在厚重沉肃的主色调下,同样点缀有轻盈鲜活的色彩。


   


      这两个人之间,相互了解也很深,自有默契,且并不只是对意识操作习惯这些表层的了解。




    【“先刷BOSS,后刷张新杰。先刷BOSS,后刷张新杰。”


  不少人如此念叨祈祷着,让人挺哭笑不得。结果让人意外的是,这日头眼看都要挂到正中央了,张新杰居然还没有出现。


  通宵熬到中午,大家都有些困乏了。但这张新杰还没刷新呢,让大家又有些舍不得离开。叶修心下也觉得有点奇怪。这家伙为什么不来?是看准了他们的意图,故意使坏让他们疲惫一些吗?


  不像。


  叶修想着自己就摇了摇头。这样做不像是张新杰的风格。】




    【然而视角转过后,他们所见到的就已经是君莫笑手中的匕首直入石不转的后心,而石不转则根本没转什么视角,他扬起的手臂拎着逆光的十字星,一个瞬发的治愈术正要施给自己。


  但是,迟了。


  死了。


  看到崩溃的血线,张新杰已经生出这样的念头。


  是舍命一击,他已经判断出来。而此时兴欣场上能做出这一击的,只有叶修的君莫笑了。


  其他人都尚且在等这一击的结果,但张新杰呢?他反倒是对叶修非常有信心。舍命一击,如此风险的技能都用出来了,他相信叶修肯定已经计算清楚,这一击,根本不会给自己任何转机,一击必将毙命。】




      放原文,不说话。


      当然以上都是纯得不能再纯的YY,仅供发散思维。


      这对西皮的萌点,在于迥异的性情造成的碰撞,碰撞中产生的吸引,一个努力适应另一个的习惯,这个过程中的种种矛盾和亮点。而原著中他们的相处模式竟然也是自然的,并没有格格不入,这就为叶张互动又找到了一条路——不一定非要磕磕绊绊,性格不同一样默契十足。


      想想张副对自己的生活,对每一件事多么认真,单他对一份感情的严肃认真,就足够吸引人了。


      期待更多的叶张文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七夕快乐!

评论

热度(763)